疫情下的物流與運輸行業:沖擊、對策與長遠發展

    2020年伊始,新冠肺炎疫情(簡稱疫情)突襲中國,世界衛生組織將疫情列為“國際關注的突發公共衛生事件(PHEIC)”。在疫情影響下,復工延遲、隔離管制等對物流和運輸行業造成了前所未有的沖擊。
    一、公路貨運受到嚴重沖擊。受疫情影響,公路貨物運輸量急劇下降。本次疫情影響規模大,部分跨省市道路運輸直接被切斷,再加上司機返工延遲,節后公路物流恢復率極低,全國高速公路貨運量呈現斷崖式下降。截至2月13日,節后零擔物流與整車物流恢復率僅為0.9%和19%,遠低于去年同期值92%和87%。此外,公路運輸成本節節攀升。一方面由于復工延遲造成勞動力及運力緊張,人工成本與時間成本提升;另一方面,大部分省市實行交通管制后,運輸路線規劃受限,導致跨省車輛繞行成本增加。
    二、港口吞吐量大幅下滑。國際貿易受阻、國際航線關閉導致我國港口吞吐量大幅減少、航線貨源極度缺乏。沿海港口方面,東南亞、歐地、北美等多條航線停航,嚴重影響了沿海港口貨物運輸;沿江與內河港口方面,浙江、湖北、重慶等省市受挫嚴重,尤其是給武漢的內貿水運行業帶來了沉重沖擊。中科院虛擬經濟與數據科學研究中心虛擬商務研究室港口與多式聯運大數據平臺數據顯示,沿海八大集裝箱干線樞紐港春節期間集裝箱吞吐量同比下降16%左右,長江干線港口集裝箱吞吐量同比下降20%以上。此外,港口貨物因公路運輸限制,開始出現壓港的現象,再加上部分港口信息化水平不高,港口檢疫耗時加長,集疏港效率受到很大影響,貨物周轉面臨著嚴峻挑戰。
    三、鐵路運輸生產基本恢復、外延性資源利用率有待提升。相較于公路和港口,鐵路貨物運輸保持了較為穩定暢通的狀態,運輸組織較為有序。1月份,全國鐵路完成貨物發送量3.6億噸,基本與去年同期持平。各地復工后,鐵路運輸生產基本恢復,在貨物運輸保障方面不斷發揮出運輸能力大、運輸速度快、運輸成本低的特點。但由于受到疫情影響,鐵路與公路、港口的聯運業務對接不暢、協作存在問題,綜合資源利用率有待進一步提升。
    疫情全面沖擊著物流與運輸行業,各類物流企業面臨著程度不同的經營與發展壓力。為物流與運輸行業盡快突破困境、平穩渡過難關,促進疫后發展,特別是長期健康發展,我們建議:
    一、加速港口鐵路的數字化轉型,積極推進智慧港口、智能鐵路場站等建設。本次疫情主要通過接觸與飛沫傳播,人員管制后,人員密集型的物流與運輸業受到了很大影響。為減少人員直接接觸與面對面溝通,物流與運輸行業可加快港口及鐵路信息化轉型進程。利用5G與物聯網等技術,通過網上受理、無人在線預約等“云服務”形式,打造高效、有序、綠色的智慧港口與智能場站作業模式,加強線上辦事、在線服務與資源共享能力,同步配合政府機構的疫情防控措施,保護現場作業人員與客戶安全,降低病毒傳播風險。
    二、優化不同運輸方式間的協作,構建高效的多式聯運服務體系。目前各種運輸方式間銜接不暢、信息資源分散,導致大量長距離、跨地區公路運輸的現象產生。多式聯運通過加強不同運輸方式間的協作,全面提升運輸效率、降低運輸成本。其中,海鐵聯運是各大港口運輸結構調整優化的重要途徑,利用港口快捷通關、集散功能以及我國發達的鐵路運輸網絡,助力內陸地區生產恢復。因此,對于長途跨地區運輸,建議加快發展海鐵聯運等多式聯運業務,充分利用港口集疏運體系與鐵路進港資源,加強統一調度與協作,合理調配運力,保持運輸通道暢通。
    三、打造多式聯運智慧物流信息平臺,全面提升多式聯運服務能力。通過此次疫情,網絡化、數字化、智能化的物流信息交互渠道需求突顯。目前,港口、鐵路物流運輸采用大量人工作業,集疏運效率低下,尤其是在多式聯運業務中,業務鏈條較長、涉及主體眾多、協同性更差。通過“一站式”智慧物流信息平臺,尤其是多式聯運平臺(如文景多式聯運供應鏈綜合服務平臺),結合5G、云計算、區塊鏈、物聯網、大數據等技術,將原本分散在多個單位、多個業務人員參與的物流環節通過一站式平臺實現線上操作,構建“一口價”運輸業務模式革新,簡化服務流程,全面提升多式聯運服務能力。
    四、持續推進運輸結構改革,促進物流運輸業降本增效。疫情來襲后,公路貨物運輸短板顯現,鐵路運輸與水路運輸更適合承擔起干線運輸的職責。一直以來,我國公路運輸占比過高,使得其他運輸方式優勢難以發揮。因此,建議進一步發揮鐵路和水路“低成本、低能耗”的優勢,降低物流成本,加速運輸結構優化。同時,調整公路運輸業務定位,發揮公路運輸靈活、機動與區域性優勢,扛起“門到門”直達運輸責任,來解決物流運輸“最后一公里”問題。
    目前,疫情防控仍處在關鍵時期。在此階段,物流與運輸行業和相關企業應冷靜思考,規劃未來,做好轉型升級。未來是大數據與數字經濟時代,數字化轉型必將是物流與運輸行業升級的切入點之一。
來源:經濟日報-中國經濟網
相關內容